那些令我怀念的一代老师

f0a0cb463b9eb04bf2745425b5eae2fa_b

十年前,如同我家乡那般的小城市还可以拥有一批极其优秀的教育资源。我们这一代人的中学教师在某种程度上是他们那个年代最优秀的一批人之一。在我的中学老师上学的年代里,师范生往往是一个班级里最优秀的一批学生。

因为他们那个年代特有的贫穷、教育的封闭性和录取方式的落后性等种种原因,一批原本可以获得如今看来更好的高等教育的学生走上了师范这一条不归路。等他们毕业的时候,世界还不浮躁,内心还有温暖,大部分人都选择了回到家乡的高中任教而不是去往更为广阔的远方世界。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他们所处时代的不幸。然而,他们人生的不幸,却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等我们入学的时候,他们在岗位差不多呆了十几二十几个年头,积攥了足够的教学经验,而且他们毫无疑问拥有深厚的知识修养和一种他们那个年代特有的师范情怀,并且愿意用一种过来人的前瞻性的目光,教导我们这些并不是处于一二线城市的学生。他们胸怀坦荡,有知识分子的清高,从不屑于靠着如今风行的各类补习班敛财,甚至敢和校领导对吼——“老子教书凭什么轮到你来指指点点,你行你去上课啊!”

这样的老师也并不是很多,但每一个都可以对像我这样的目光短浅身处井底的孩子产生非常深远的影响。我就遇上过几个这样的老师,当我离开他们很久之后,我才发现这样的遇见其实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幸运。
因为如今,这一代老师,都纷纷到了年纪届临退休了。

新进的年轻老师们可能比他们拥有更好的学历,但是很难再找到那样的情怀了。上次回母校和老师闲聊,说国内某名牌大学的数学系学生想回到本地高中教数学,试讲了几回,连简单的三角定律都讲得疙疙瘩瘩。言毕,老师很感慨地说,现在也就这些学得不怎么样,在外面实在混不下去了的才愿意回来教书了。

我心里一惊,隐隐约约觉得抓到了什么。
教育资源的流动正像其他的任何一种资源的流动一样,以一种越来越倾斜的角度向某些地方流去。

这并不是靠装几台电脑或者造几幢教学楼就可以解决的问题。
再也没有那样的一批人了。

没有这样一批人,愿意用自己一辈子的遗憾和见识去告诉那些渴望的眼睛,你们的未来是有希望的,无论你们出生在哪里。
即使事实上是,这样的希望,也是越来越飘渺。

 

本文链接地址: http://sangxiamu.com/other/2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