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这一半人的乐趣,那一半人永远不会懂

夏洛特烦恼

 

前天用一天时间把国庆档所有电影刷了一遍,心里有个自己的排序,但总的来说都可以看,并没有XX图那种级别的烂片。昨天,消化反刍之间,翻了一些影评,一半是互相贬损的软文水军,一半的不知所云。现在的影评真的是越来越难看和难懂了,也不知是我出现了问题,还是时代如此?也许看完一部电影可能就要高谈阔论的人们,想在自己的生活里挖掘出那也许仅存的温暖和亮色?

和写作所产生的东西一样,电影也能产生另一个维度,转折到思维或想象的意识时间或未可捉摸的无意识时间,时间得以扩延。一个皱折,凸出了不寻常的另一种东西,不知道它是什么东西。因被过多的限定和圈分而被赶上了进化之路,从拍什么到怎么拍,似乎一直在与什么搏斗似的进行一场又一场的解放战争。像一切战争一样,原本荒谬,原本不应该,总带着无尽疑惑。

不同人终究有不同的喜好,有的人用那些你看不上眼的电影自慰,而你一样用他们觉得无聊的电影自慰,用电影自慰,用生活自慰,人生也许要的无非是这样的快乐。

我们看电影,电影影响着我们,我们又影响着电影。虽然纠缠不清,但总还是有着一种选择的自由:如果电影好看,合你的胃口,你可以一边吃着爆米花,一边津津有味地欣赏着片子;如果电影不好看,你可以走开,或者当掉它。这是你自由,你的绝对自由。

然而,看电影最重要的是要尊重自己的感受,把尊崇某种形态的电影当成自己有别于他人的一种生活方式,会离生活和电影的本真越来越远。在这个基础上去看电影,我就会从理性的氛围中跳脱出来,至少从表面上,仅仅将它们作为一种只要用感官去轻轻触碰的东西,就是那么一碰,我只要感觉到温度,感觉那是一个存在就已经足够。

人们走进电影院,究竟想看到什么?在一个电视与网络媒体无比强势的时代,人们为什么还要走进影院,在黑乎乎的屋子里大笑或哭泣? 用贾樟柯的话说:“人们总是健忘,所以,需要电影。”

《爱玛》里的一句话,我深以为然:“世界上这一半人的乐趣,那一半人永远不会懂。” 关键在于是否可以在所谓权威影评的对面说话而不是在它的下面看着它。这就是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

 

 

本文链接地址: http://sangxiamu.com/other/941.html